自我放鬆技巧

情緒管理

壓力調適

兩性之間

職場壓力舒解

親子教養溝通

生涯規劃

飲食與保健
我是真的看不懂,但我可以學:被忽略的議題ADHD的決策能⼒限制

  注意⼒不⾜/過動障礙症(Attention-Deficit/Hyperactivity Disorder, ADHD)這個障礙症名稱已經直指症狀的表現樣貌,通常注意⼒不⾜和過動⾏為也是家庭、校園、醫療機構關注的焦點,但是此次我想將⽂章討論的⽬光移⾄:他們經驗⽣活事件並進⾏判斷以致⾏為展現的決策歷程與常⼈的差異。

  為什麼改做如此的關注呢?

  成⾧過程中⼈類藉由⽣活的互動經驗累積出對⾃⼰的認識,以及對他⼈、對世界的理解,這些認識與理解是⼈格內涵養成的基⽯,然⽽⽬前⽂獻與臨床現場已報告ADHD容易經驗⼈際困難,以及互動過程較容易展現對⽴態度與反抗⾏為;如此的⾏為傾向我們可以想像對於具有ADHD診斷者們來說獲得互動正向經驗是不容易的,⽽⾧期偏頗的經驗侷限個體在歲⽉累積中成為怎麼樣的⼀個⼈。

  對於上述互動困難現象的直觀思考,很容易認為這些困境與障礙症的症狀具有關聯性,如此的想法是邏輯合理也有實證⽀持,但⽬前研究更進⼀步指出症狀本⾝不能當作ADHD互動困境的全部解釋,在互動過程中對於「社交線索的決策能⼒限制」,已被指出是症狀與社交問題⾏為的中介變項(mediator variable),即從該研究告訴我們⼀個訊息ADHD在辨識他⼈臉部傳達⽣氣情緒,並以此為依據決策調整互動⾏為是困難的,⽽這項能⼒是常⼈⾃然發展不需花費過多⼒氣即可達成,但ADHD在該能⼒發展的軌跡卻與正常發展軌跡脫鉤,這樣異常軌跡的影響,可以想像將⼀般⼈際互動⽐喻成RPG(Role Play Game)的關卡,他們就是⼀群越級打怪的玩家,互動的過程與結果都是備感艱⾟。

  發現辨認情緒能⼒困難,讓我們思考具有ADHD診斷者開始注⼊不同的觀點,⼼理學思考⼈的⽅式其中⼀個是⾏為模型(behavior odel):「前事(Antecedent)-⾏為(Behavior)-結果(Consequence), A-B-C 模式model」,這個模型告訴我們⾏為被外在刺激引發,也可能因為⾏為結果⽽產⽣內在促發⾏為的動機,其中「前事」還有⼀個內涵就是⾏為展現的「前提」(Prerequisites):展現⾏為的知識、技巧和資源,即思考個體的⾏為除了注意環境線索和個⼈內在,還有⼀個重要的思考是這個⼈有沒有能⼒。

  當眼前的兒童、青少年跨情境互動展現對⽴的態度、衝突的⾏為,讓家⾧、⽼師和同學感到⾮常氣憤或害怕,在原本沒有思考他們能⼒的狀況下,我們很可能會解釋這是他的氣質和特質傾向,簡⾔之把他思考成:_____________的⼈(讀者可以嘗試把腦中出現的形容詞填⼊),也就是將他們劃分成某種類別恆常不變的群體。

  現在我們得開始思考他是否有能⼒做出⼤部分的⼈⾃然⽽然就會:辨認出臉部情緒然後相應調整⾃⼰互動⾏為的決策能⼒。如果眼前的孩⼦是能⼒不⾜,治療師會嘗試在治療室內針對落後同儕平均的能⼒進⾏訓練,以及與家⾧或學校師⾧合作,在孩⼦主要⽣活的領域提供環境調整,協助孩⼦在⽣活中有更多機會練習,或是將孩⼦可能陷⼊的⼈際困難次數、嚴重程度降低,因為⽣命經驗是協助孩⼦發展的磚⽯,我們希望透過如此的訓練與調整讓成⾧經驗是豐富多樣。⾄於確認孩⼦經驗的⼈際困境來⾃於何種原因,需要治療師進⾏相關的評估,⽽這樣的評估往往費時但重要,因為這是治療師嘗試了解孩⼦以及建⽴關係以利於後續治療的途徑。

  關注「能⼒」議題提醒我們ADHD是⼀個神經發展的障礙症,障礙症並不能代表這位個體本⾝,但是障礙症影響個體所擁有的⼈們普遍共有能⼒,容易讓個體在與⼈互動經驗迴異於常⼈的體驗,⽽這些⽣活經驗隨著歲⽉逐漸累積⼀個⼈的模樣。臨床⼼理師的介⼊我個⼈認為主要的⽬的是給孩⼦⼀個選擇的機會,讓孩⼦有機會在與常⼈相符的能⼒之下,選擇⾃⼰想要的⽣活體驗,⽽這樣的介⼊理論上越是在孩⼦⽣命早期越好,因為歲⽉⼀去不復返往往眼前的孩⼦在倏忽之間已從歲⽉累積成⼈。


=獻給在困難的歲⽉裡願意與⼈產⽣連結的⼩天使們=

 

作者:秀傳醫療財團法人彰濱秀傳紀念醫院 梁詩詩臨床心理師

參考資料:Humphreys K., Galán C. A., Tottenham N., & Lee S. S. (2016). Impaired Social Decesion-Making Mediates the Association Between ADHD and Social Problems. Journal of Abnormal Child Psychology, 44, 1023-1032.


心理諮商線上預約服務
線上報名專區
影音檔案專區
 
隨著科技的進步,網路(inte.......